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博客

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博客

 
 
 

日志

 
 

做人不能太可口可乐了!  

2008-12-14 18:33:25|  分类: 感受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人不能太可口可乐了!

我们关于可口可乐严重违法的调查报告已经公开两天了,很多人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与鼓励,也有很多人表示不理解,谩骂批评的声音也不少。我们不会为自己辩护,在这里我们只会说:可口可乐太卑鄙太无耻了!

我们只想把问题说的更清楚,让大家了解在悲惨的可口可乐派遣工人的处境。可能有比他们更惨的,但他们都是受害者,值得我们去关注。

劳务派遣的问题在很多地方都普遍存在,而且也是法律允许的一种用工形式。可是可口可乐在明知违法的情况下,仍然在其主要生产上长期大量使用派遣工人。这种不顾工人的死活,无耻地追求自己的利益,突破底线的唯利是图,使我们感到非常愤怒,因此我们义无反顾的把他们可耻的行径披露出来。

我们调查显示派遣工比例最高超过90%,工龄大多在2年以上,最长甚至有10年。这些派遣工人为可口可乐创造了大量的财富,他们却被可口可乐故意踢开,他们本应该成为可口可乐的正式员工。可是他们却被严重压迫剥削,丧失尊严。

可口可乐像甩包袱一样把工人甩给派遣公司,而他们又对派遣公司缺乏监督。在明知到派遣公司会严重侵犯工人利益的情况下,仍然违法将自己的责任甩掉。这样直接导致派遣工人饱受压迫,境况悲惨。

于是,东莞可口可乐的派遣工人就会连饭也吃不饱,为了吃饱饭不得不冒着被解雇的风险去罢工,抗议。而罢工仅仅换来一统泡面和空头的许诺。

他们每天饿着肚子为可口可乐工作12个小时,却换不来他们的尊严。他们还要被干部和正式工打骂,工资还被克扣拖欠。以致他们连不干了的自由都没有。他们的加班费被拖欠3个月,每季度末发。

更可恨的是,他们受了工伤居然都没不管,派遣公司和可口可乐互相推诿。我们遇到一位广州可口可乐派遣工人就是这样,手指被机器划伤了,比较严重,要缝针,可口可乐医务室说,“我们管不了,你去找东区(劳务公司)。”他自己买药包扎好后找东区,东区一直拖着,说,“可乐厂不报销。”之后,他手上就留下了疤痕。这样的例子中东莞可口可乐也有。

还有可口可乐也不顾工人死活,极力压榨工人的青春和血汗,可口可乐生产线劳动强度非常大,可是旺季派遣工人却极少休息(淡季每年只有2个月左右),一月能休息一天就很不错了。碰上夜班,一上就是一个月,整个人都要老上10年,有时四五十天才换到白班。高强度的工作,很多年轻人都受不了。因此派遣工都是30岁—40岁的男性为主。

派遣工人直言不讳对我们说,“这(可口可乐)是个垃圾厂,你们不要进来,累死人!他妈的要不是我们年纪大,谁进这个屁厂!”

我们组员在进杭州可口可乐时,一个组长就问他能不能吃苦,说,“这里经常有人干着干着就晕倒了。”

这些只是可口可乐工人悲惨命运的冰山一角,还有好多好多问题都不能一一详述,大家可以看我们的报告。下面任何一个问题拿出来都是严重违法的现象,可是在可口可乐已经是小巫了,比如克扣工人工资,高达11.3%;非法收取进厂费(广州110元,上海100-600元);杭州派遣工人不买保险;工资低于最低工资;劳动合同欺骗,霸王协议等等。

 

在暑假调查结束之后,我们决定成立这个小组时,我们很多同学都非常愤怒,有个女同学还因此哭了好久,说不是亲身经历,她根本不会相信这些事情。大家很快就决定要为这些工人做点事情。

这些工人辛酸的故事令我们一直无法放下,是他们给我们动力去揭露这些黑暗,这些所谓跨国公司的无耻行径。可口可乐深深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他们无视中国的法律,如此藐视践踏中国的法律和工人的权利,我们不能沉默,不能麻木。我们希望大家都来关注这些派遣工人,以及其他千千万万的派遣工人。

我们真心向全社会呼吁,从此不喝可口可乐系列的饮料,直到可口可乐达到我们提出的要求。

  评论这张
 
阅读(122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