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博客

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博客

 
 
 

日志

 
 

可口可乐用工悬疑  

2009-07-08 22:37:11|  分类: 时事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比08年底的激烈论战,面对今年5月份出炉的《可口可乐调查报告第二季》,所有人都平静了许多,但由劳务派遣问题引发的这个全球饮料业巨头与一群中国大学生之间的战争却远未结束

  文 本刊实习记者 王磊磊

杨郑君和翟嵋都还清楚地记得去年年底的忙碌生活,前者是中央民族大学的学生,后者是可口可乐公共事务及传讯部北方区总监,这两个素未谋面且毫无关联的人,却在2008年12月因为一份由几名大学生公开发布的《可口可乐调查报告》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时隔半年,2009年5月末,当杨郑君所在的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拿出《可口可乐调查报告第二季》的时候,大家似乎已经丧失了“嘘寒问暖”的兴趣。这一次,杨郑君和翟嵋显然不会再为众人的“穷追猛打”而应接不暇了,然而这两个人并不清闲。

接受《法人》记者采访之时,杨郑君正忙于暑期志愿者的招募工作,他表示,“这件事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直到可口可乐拿出诚意,彻底解决劳务派遣工的问题。”

作为可口可乐方面此事的负责人,翟嵋在得到调查报告第二季的消息后,立即开始了相关的调查工作,“尽管这次没有媒体关注,但是我们还是会认真地对待这一问题,直到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案。”翟嵋告诉《法人》记者。

可口可乐不想轻易屈服

虽然没有了半年前的那些观众,但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和可口可乐的对峙却没有结束。

“第二季报告中增加了对第一次报告中涉及的几家装瓶厂的跟进调查,我们的目的是希望持续不断给可口可乐压力,促使其改变。”杨郑君告诉《法人》记者。

根据第二季报告显示,在第一季报告公布后,可口可乐东莞、惠州、广州三个厂的加班时间控制在 36 小时内,采用“上四休二”的原则,同时采取自愿加班的方式,上够工作时间可以申请加班,工资一小时7.3 元。

从今年3月份开始,广州装瓶厂和惠州厂派遣工人底薪分别从 906 元和 726 元升至 1050元,东莞装瓶厂派遣工的底薪涨到了730元/月。关于第一季报告中涉及的惠州厂和上海厂员工伙食差的问题,第二季报告反映以前专为派遣工开设的餐厅被撤销,派遣工现在和正式工在一起吃饭。

可口可乐公共事务及传讯部北方区总监翟嵋表示,可口可乐非常重视大学生报告中提出的一些问题和现象。在要求有关装瓶厂全面自查的同时,针对各方提出的需要改善的个别用工问题也进行了改善。可口可乐目前的用工制度是符合国家劳动法的有关要求的。

“虽然在派遣工待遇方面几个装瓶厂都有不同程度的改进,但仅仅这样做是不够的,可以说调查结果让我们大失所望,因为对于报告中提出的核心关键问题——长期大量使用派遣工,可口可乐根本没有任何改观。”

除了对5家装瓶厂进行跟进调查,杨郑君等人在第二季报告中还涉及了对北京可口可乐丰台分厂与天津可口可乐的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可口可乐天津与北京装瓶厂存在同工不同酬、克扣工资、劳动强度大、防护措施不到位等问题。

京津两厂之劳务现状

针对大学生调查小组提出的问题,《法人》记者专门走访了位于北京丰台区西五里店和天津塘沽区洞庭路的两家可口可乐装瓶厂。

当《法人》记者于某个晚上8点到达天津塘沽区第七大街洞庭路140号中粮可口可乐饮料有限公司之时,正赶上工人下班,由于天气原因,工人们都穿着雨衣或带着雨具,大部分人的交通工具为摩托车和自行车。几位工人告诉记者,可口可乐并没有提供宿舍,所以只能在附近的民居租房住。在问及有无大巴负责接送时,工人们表示,一般大巴车只负责市里员工的接送,厂里并没有规定只有正式工才能坐大巴,但是因为房租原因,大部分派遣工都在北塘和塘沽汽车站附近租低价房,因不在市里住所以无法搭乘大巴。

对此,可口可乐在给《法人》记者发来的特别声明中表示,对于住宿问题,公司所有员工,包括与公司具有劳动关系的员工和劳务派遣工,均根据各自的支付能力自行解决住宿问题,由于员工间的财力差异,居住条件自然会存在差异。但该声明中并未列明派遣工的数量和所占比例。

据调查小组提供的数据显示,天津装瓶厂约有员工400多人,其中派遣工占员工比例的25%~30%,派遣公司为一家名为恒德的劳务派遣公司,派遣工的工作主要有操作机械、搬运装卸和码拍等等。可口可乐北京装瓶厂共有员工200人左右,其中派遣工占了50%,主要工作内容与天津厂类似。

翟嵋认为,调查小组提供的数据多处有误,“据我们从装瓶厂得到的准确数据表示,天津厂的员工总数超过了600人,北京厂的厂工则有1600多名,大学生调查的很有可能是我们北京区的老厂。派遣工的比例也是随季节变动的,只有在旺季的时候才会占到30%左右。”

据一位负责码拍的工人介绍,该岗位上一般会安排4个人,两个人一组,平均工作两个小时休息一个多小时,“现在是旺季,所以会相对忙一点,一天下来要工作6、7个小时左右,劳动强度比较大,干上几天腰都直不起来。”该工人告诉《法人》记者。

在计算派遣工工资上,天津、北京两家装瓶厂和其他装瓶厂一样,采用综合计时制。在北京丰台区装瓶厂曾经出现过这样的情况:2008年,装瓶厂在计算派遣工加班费的时候,实行的是以年为周期的综合计时制,年标准工作时间为2000小时,只有当工人年工作时间超过2000小时后才能领取加班费。

可口可乐调查小组反映,派遣工人每月正班以外的加班要“预存”给厂里48 个小时,剩下的才算加班,而如果该月工人实际出勤时间不足正班时间,那么工人还要“欠”厂里的,而装瓶厂则会控制加班时间,恰到好处的将这些时间去冲抵旺季。由于工资计算很不透明,工人们每个月只能拿到固定工资1200元。作为证明,调查小组出具了一份北京可口可乐工人的工资条,可口可乐方面则认为,正是这张工资条表明了可口可乐在计算工人薪酬待遇上是完全清晰透明的。

对此,翟嵋在给《法人》记者发来的声明中表示,北京可口可乐在09年已经对工时计算制度进行了修改——对于累计超过48小时以上的加班,采取按月提前支付加班费的方式。待工时满2000小时后,按实际剩余未支付加班费的加班时间按月发放,不再预留48小时加班费。同时声明中强调,执行以年为周期的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的岗位,在年工作时间未达到2000小时的情况下,预留48小时的加班费的做法是不违反国家强制性法律规范的,并且,按月支付的加班费是优于政府规定的。

翟嵋认为,由于饮料等一些行业淡旺季用工的差异性较大,国家有关部门考虑到类似行业的特殊性和用工单位的要求,容许在一些岗位使用劳务派遣工。“可口可乐目前派遣工的使用是经国家劳动部门批准,合法使用的。实际上,几年来可口可乐也一直在努力更加合理安排用工岗位,更多的使用正式工。”翟嵋告诉《法人》记者。

劳务法规仍然存在短板

从2008年年底至今,在可口可乐调查小组和可口可乐的“口水战”中,争论最多的当属《劳动合同法》中第六十六条关于劳务派遣应在“临时性、辅助性或替代性”工作岗位的规定。调查小组认为,可口可乐在劳务派遣工的使用上违反了这“三性”的规定,而可口可乐则坚称,可口可乐使用的劳务派遣工符合“三性”要求。

遗憾的是,作为规定劳务派遣的使用范围,也是劳务派遣的最核心问题——“临时性、辅助性或替代性”,在《劳动合同法》中并未作出任何的界定标准,“三性”规定的抽象和单薄让这部原本令人期待的新法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劳动关系研究所的常凯教授有着自己的看法。常凯认为,《劳动合同法》实施以后,劳务派遣并未能够有效规制的原因,首先便是因为法律规定比较模糊,如劳务派遣“三性”,在法律中没有具体的界定,在遇到争议的时候便缺乏法律依据。“由于对三性缺少严格的界定,便留下了一些法律空隙,使得‘三性’的规定可以做一些任意性的解释。同时也导致了这样的一些现象,如有些工作岗位明显是不具备‘三性’特点的,但仍然也在使用派遣工,如在正规的生产线上使用派遣工,有的企业使用派遣工超过一半甚至达到90%,难道这能用‘三性’解释吗?”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常凯谈道。

除了“三性”,可口可乐和大学生们争执的另外一个问题,便是可口可乐在使用劳务派遣工上采用的的综合计时制。关于这个问题,《劳动合同法》中也是难觅其身影,只是在各地的相关法规和管理办法上有所体现。

北京市忆嘉律师事务所的郝云峰律师提出,《劳动合同法》除了没有对“三性”作出明确界定外,对派遣工要“同工同酬”的规定也存在问题,《劳动合同法》对于非“同工同酬”使用派遣工的情况并未规定有力的处罚措施,这也使得“同工同酬”难以操作、难以落实。“这些法律规定的瑕疵,很容易导致在工资上同岗不同薪,在社保上同薪不同基数,在福利上同单位不同待遇的现象,进而使劳务派遣形式被一些用工单位滥用,甚至利用劳务派遣形式逃避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约束。”郝云峰告诉《法人》记者。

据了解,在2008年5月提交全民讨论的《劳动合同法》中的劳务派遣条款曾遭到中国美国商会、上海美国商会、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等商会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这些条款过于苛刻,企业难以承受。《法人》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该法曾试图在草案中对劳务派遣的三性界定和存续时间进行规定,后因为某种原因最终该规定被搁置,未能纳入条款中。

谈及《劳动合同法》的短板,常凯补充说:“从《劳动合同法》及相关法规在劳务派遣上的规定过于原则、法律责任不清晰上来看,目前劳务派遣的问题已经很突出,细化劳务派遣的相关规定,使得该法能够严格实施,已经是一个当务之急。”

用什么解决劳务派遣问题

大学生调查小组选择可口可乐进行劳务调查,可以说既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

作为全球最有价值品牌,可口可乐一直热衷于中国的社会公益事业,如此知名的企业,势必会吸引更多人的眼球。郝云峰认为,诸如可口可乐之类的大公司在出现这样的问题之后,会产生更重大的影响,这不仅会降低企业自身形象,同时还会对其他企业形成不好的示范效应。

但是,有人指出,“树大招风”的可口可乐的确有理由感到委屈。据业内人士透露,在饮料行业,出现派遣工问题的企业绝对不止可口可乐一家,甚至可以说,没有一家企业不存在这个问题。此前的采访中,翟嵋也曾直言,由于饮料行业的特殊性,淡旺季区别明显,所以不可避免的要使用劳务派遣这一用工形式。

如果仅仅是饮料行业存在这样的问题,那问题就会简单许多,而如今劳务派遣这一被西方当作补充用工的形式已经成为中国企业用工的主要方式。据全国工会的数据统计,中国近几年的劳务派遣工每年以36%的速度递增,一线岗位的派遣工占派遣工总数的70%~80%,绝大部分派遣工的工作时间超过6个月,外企、国企、银行、电信、建筑业、制造业等等,到处都在大量使用劳务派遣工。知情人士坦言,在使用派遣工这一问题上,很少有企业是严格遵循《劳动合同法》的。

常凯认为,目前过量使用派遣工或违法使用派遣工是一个相当普遍的和相当严重的问题。出现这样的问题,一方面和法律界定模糊有关系,也有劳动执法不严格的原因。而执法不严则主要是由于一些地方政府为发展经济而不惜牺牲劳动法治。

目前,全国有派遣公司 2万多个,北京仅劳动局颁发了资质证书的劳务派遣企业就在400家以上,劳务派遣已经成为一种产业,并以飞快的速度发展着。关于如何管理和规制这些劳务公司,现在还没有正式进入政府视野。

据了解,目前大部分劳务公司都是以劳务承包或劳务中介为主,兼营劳务派遣。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在于,劳务公司的经营业务以及如何核算劳务派遣企业的收入还没有法律的明确规定,企业无法按业务内容进行登记注册,更缺少专门的部门对其经营资质和经营业务进行审批。

把劳务派遣的使用纳入正轨,除了完善相关法律,政府和相关部门的监督和严管同样不可或缺。郝云峰提出,合理解决这一个问题,相关部门一定要加强对劳务派遣的执法监察,对劳务派遣企业和用工单位要进行不定期抽查。重点监督检查劳务派遣企业与被派遣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依法建立劳动关系的具体情况,为被派遣劳动者办理并缴纳社会保险费情况;监督检查用工单位使用被派遣劳动者工资支付、工作时间、劳动保护、休息休假的情况等。

在谈及大学生关于可口可乐的调查报告时,常凯向《法人》记者表示:“我个人认为他们的行为非常令人敬佩,所提出的问题也是非常有价值的,这也体现了中国社会的劳动法治理念正在不断提升。当然在具体结论和定性上,还需要相关职能部门来介入。可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种事情本应该由劳动监察部门提起,应该由当地的工会组织提起,但现在却由几个大学生提起,这也暴露了我们的一些职能政府部门和社会组织在工作上的失职。而且也说明,在中国实施劳动法治还有一个艰难长期的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5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