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博客

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博客

 
 
 

日志

 
 

《三层院子的农民工》组诗  

2011-04-18 10:46:16|  分类: 工人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工人诗歌联盟:http://www.laborpoetry.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5&extra=page%3D1

两只乳胶漆桶
三层院子的郭二娃【记录农民工之一】
在三层院子的前面,昨天那块地
还在顽强地生长粮食,丰满了郭二娃的身体
今天地里长着郭二娃家漂亮的房子
郭二娃全家到南方打工,挣钱还修房子的帐
房里住着空荡的月光,越发冷清
门楣上的锁望眼欲穿,忍不住锈迹斑斑的疼痛
一只老猫变成了野猫,在别处睡觉
偶尔,回来光顾,孤独的老猫
已经不在乎这里的回忆
明天的深夜,我猜想你将要从南方
坐火车回来,提着两个乳胶漆的桶
在桶里装满生活物品,是你打工用的东西
你舍不得丢弃,有简陋的电饭锅
有精致的小东西,有城里不要的东西
你提的乳胶漆桶,证明你是一个油漆工
你把城市的房子刷得很美丽
你把工厂的货物漆得象月光宝盒
你想把这两个乳胶漆桶带回家
一来,在路上装东西,觉得方便
二来,节省买旅行包的钱,农村人都喜欢节约
三来,回家后,还可把乳胶漆桶当水桶
在达州火车站,你下车的速度很慢
你的身体已经消瘦了,眼神已经疲倦了
你的呼吸已经脆弱了,表情浮浮落落
一切都与你提着的乳胶漆桶有关
跟生活一样沉重的桶,把你的日子暗淡下来
你的内心跟秋天一样,看着丰收的粮食进仓
大地却开始荒芜,重新回到疼痛的冬天
你的内衣口袋里,装着一张诊断书
“矽肺病X期”
你提的乳胶漆桶里,还装着一份工厂的赔偿协议
落寞悲伤的你,想着老家漂亮的新房
现在可以安心地住进去,把借的钱都还了
还给儿子留下那么多补偿的现金
老子的身体不行了,为了儿子的未来,很值得
你浅浅的微笑,一如平静的玻璃,不知道破碎的日子
2010年12月30日星期四


小煤窑上的农民工
三层院子的财叔【记录农民工之二】
三层院子的财叔,健壮,力气很大
从景诗弯抬石头,快步如云
帮别人家修房子,自家木屋快要倒了
没钱翻修,财叔已经很努力了
财叔的父亲是一位弹棉匠
财叔有两个兄弟一个妹妹,大兄弟叫幺癫子
二兄弟叫蒋四娃,都是勤劳朴实的庄稼人
我很喜欢他们的善良,喜欢看他们在山路上
挑着东西的姿势,嘴里喊着号子
把辛苦的日子抗在肩上,依然快乐
向着太阳展示黝黑的脸,面带微笑
可是,弹棉匠的父亲与母亲病了
口袋干瘪的财叔,沉默,痛苦,目光像水
财叔蹲在晒坝边上,苍老的面孔,渴望钱
开春后,财叔就到七里峡的小煤窑
象狗一样,爬进黑洞,掏出黑色的金子
财叔真的很卖力,掏出的煤炭最多
老板最喜欢财叔黑色的脸,一股股汗水
变成黑色的小河,沿脖子流进心窝
全身上下的黑,讽刺身体唯一的白色“牙齿”
财叔挣的钱多起来了,家里开始修漂亮的新房
在三层院子的前面,昨天那块地
还在顽强地生长粮食,丰满了财叔的身体
今天地里长着财叔家漂亮的房子
门前,财叔的三个孩子在奔跑
回味财叔苦涩的身影,远了
财叔再没有回家看新修的房子
小煤窑垮了,老板给财叔家送来五万块钱
就这样,在五万块钱的交易中
结束了财叔一生的痛,超度成快乐
泪光中,财叔的影子,在石板路上消逝
2010年12月30日星期四
我们记住了你的勤劳


三层院子的幺癫子

【记录农民工之三】
在三层院子,幺癫子是财叔的大兄弟
为什么给你取个名字叫“幺癫子”
我一直不明白,今后也不会有人明白
幺癫子从小跟着父亲弹棉花
背着弹棉花的弓走村窜户
见到谁,都露着大门牙微笑
你走南闯北,在轧钢厂
在黑砖窑流着汗水,善良憨厚
你的大哥在小煤窑死后
你伤心欲绝,恨涨了门前的河水
你痛不欲生,哭落了门前的树叶
三层院子还是那么寂静
总有忧伤之人在风里,手执希望
幺癫子,平凡的人
我们记住了你的勤劳
你在建筑工地上打工
建筑工地上的房子,象竹节一样长高
你爬在上面,象一片竹叶
清风吹来,你飘了起来
你的头有点晕眩,双脚离开了房子
你象离开枝桠的竹叶,向下飘落
你看见了光,父亲在暗淡的光线下弹棉花
你看见了马奶奶,从响水滩落下悬崖的情景
你看见了大哥,在黑色的金子里呻吟
你看见了你喜欢的女人,穿着碎花布衣裳
你想搂那位女人白花花的肚子
睁开眼睛,下坠的速度慢了
你的身体接近大地,而你的思想开始上升
第一次触碰到灵与肉的分离
一边回到坚硬的壳里,一边回到柔软的故乡
飞翔之后,密布的钢筋摆好万箭穿心的阵势
迎接勤劳的英雄荣归
幺癫子,平凡的人
我们记住了你的勤劳
我们记住你曾经住在三层院子
为你特殊名字写一首吊亡的诗歌
幺癫子,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你名字的来历
因为,你的离开很轻,轻得无法形容
因为,建筑商用二十万买走了你的名字
别介意你的名字,许多人依旧喊你:幺癫子“
2010年12月30日星期四

原创者  李善刚
四川南充市嘉陵区光彩大市场3-15-11号
13281959995
a1328195@sina.com
http://www.xxsk1957.com/bbs/index.asp?action=frameon

  评论这张
 
阅读(16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