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博客

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博客

 
 
 

日志

 
 

拾荒者:城市没有他们的未来  

2011-09-14 12:58:22|  分类: 时事资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拾荒者:城市没有他们的未来 - 可乐小组 - 大学生关注可口可乐小组博客
  对于这个城市来说,拾荒者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但是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只是城市的过客这里的房价太高,这里的物品太贵,在这个城市里,他们被人排斥、被人遗忘。在城市的角落里有一群拾荒者,在拾荒者世界里,有一群被遗忘的孩子。孩子是拾荒者的未来,但是拾荒者和他们的后代一起,“自觉”地选择被这个社会所遗忘。他们依靠老乡带老乡的模式结成一个团体,来维持着生计,每天忙碌奔波,却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说起下一代,大多数拾荒者说“希望孩子们不要像我们一样生活。”
  老乡带老乡组成拾荒“重庆村”
  在和拾荒者的交谈中记者发现,在玉村防护林这带的拾荒大军都是重庆人,大家能来石家庄加入拾荒大军,都是由老乡带进这个领域的。
  “重庆老家那边在山区,地少山多,种地根本没办法养活一家人。”小伙子小邱告诉记者,“我们那个镇子的大部分人都出来打工挣钱。除了来石家庄的,还有到广东、南京、上海等地,有的全村人都干着拾荒这一行。”
  “我也打过工,干过建筑小工,但经常遇到拿不到钱的情况。后来回乡过年,和同乡在一起聊天,听他们说捡垃圾能挣钱,还是直接拿到实打实的现钱,不怕别人欠工钱,就来了。”
  胡大爷回想起当初,“捡垃圾虽然让很多人看不起,但是这个工作由自己做主,想干就干,不相干放下担子就能歇着,不受人管。这里的人都是一个老乡拉着一个老乡过来的,现在人越挤越多,很多人还托亲戚朋友介绍来捡垃圾呢。”
  大家都觉得是老乡,凡事可以相互照顾点,也不怕被人欺负。“人多势众”使他们获得心理上的安全感和认同感。就这样,重庆的很多人聚集在玉村干起拾荒的工作。
  拾荒大娘20年走遍石家庄
  “我们原来住在村里,可村里人嫌我们脏,所以我们就换了地方,搬到了村外的防护林中安家落户。”说起当初这个拾荒村的发展,胡大爷回忆着,虽然拾荒的工作自由自在,但是“捡垃圾”的名号还是让拾荒人受到了很多的白眼。
  虽然外面的人偶尔从村外经过,还会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拾荒村,但对于这些饱受排挤的拾荒者来说,早已经习惯了。
  在拾荒村里,吴大娘算拾荒年头最长的人了,到今年已经有21年了。“我当初来石家庄捡垃圾时,你们这些小孩子还在吃奶呢!说起石家庄,我哪里不知道啊,哪里没去过!”说起当初自己加入拾荒队伍,吴大娘在这些后生面前很骄傲。“南简良、西良厢、小西帐、陈家镇、玉村……周围大大小小的村落我都转遍了。”吴大娘掰着指头数了起来。
  现在,这些来自重庆的拾荒人基本已经固定在玉村防护林这一带了。在玉村,周围几乎都没有什么人家了,但还有好几个废品回收站,而且,一个属于国家级重点项目的垃圾发电厂也已建成。
  圈里的融洽和圈外的“闭锁
  “你们这的人呀在穿衣上讲究,穿得好,但是吃的不行,我们重庆人不讲穿只讲吃,你别看我这衣服穿的差,吃饭上你可没有我吃的好呀!”当记者第一次走进拾荒村时,张大哥就曾笑呵呵地说。“鱼香肉丝”、“回锅肉”、“辣子鸡”……张大哥随口点出几样小菜。这些来自重庆的拾荒者,虽然来石家庄好几年了,但他们在吃这方面还保留着重庆人爱吃辣的特点,平时做饭也总是做家乡菜。“在外面会被别人瞧不起,一些人见到我们就躲着走,没事了还是少出去,和老乡们唠唠家常,说说老家的那些事儿不是很好?”小邱满足地说。虽然来到石家庄这么多年,但是有些人还是不习惯北方天气,每当说起石家庄的天气,大家总说“这边的空气太差了,整天雾蒙蒙的,而且太干燥,皮肤都不好了,老了还是要回去的。”
  除了购买日常用品和卖掉整理好的垃圾,拾荒者几乎很少和外面的人打交道,也不会和外面的人交朋友。平日不忙的时候,男人们会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打几圈麻将。女人们则搬个板凳坐着村口,一边纳着鞋垫,一边唠着家长,孩子们则会无忧无虑地在小土路或垃圾场里玩着只有他们自己才懂的游戏。整个拾荒村都沉浸在一种默契和融洽中,但这种融洽却只能发生在拾荒者之间,或者说这些重庆老乡之间,尽管拾荒人之间也存在着竞争,但他们的社交圈子基本上是干着“同样职业”的老乡或朋友。
  9岁男孩只在垃圾里见过薯条包装纸
  在拾荒村,最无忧无虑的就是孩子了,然而,最让人心疼的也是这些天真的孩子们,和他们比起来,那些生长在城里的同龄孩子们的生活条件要好太多太多了。
  在拾荒村,记者碰到了一个9岁的男孩小鹏,适龄的他在南杜村小学上学,现在是暑假,小鹏就跟着爸爸妈妈在拾荒村帮忙。
  小鹏没有去过动物园,他告诉记者,爸爸妈妈有时候会带他到市区玩,但去的都是一些免费的公园。
  小鹏偷偷地告诉记者,其实他很想去动物园看各种各样的动物,或者去水上公园玩大过山车。爸爸妈妈虽然总是答应他以后带他去,但从来也没有履行过诺言。
  小鹏从来没去过肯德基和麦当劳,也自然不会知道汉堡包和薯条是什么滋味,“我从垃圾里看到过汉堡包和薯条的包装纸。”
  除了平时吃饭,有时候爸爸妈妈也会给小鹏一块的零钱。每当这个时候,小鹏就会高兴地跑到玉村的小超市买零食。“很多人都是拖家带口来这里拾荒的,有些大孩子是两三岁时跟过来的,那些小一点儿的都是在这里出生的。”拾荒者高大哥告诉记者,“都是穷苦家的孩子,不能惯着养。放假了都得帮着家里干活。”高大哥家的孩子从小就在这个拾荒村长大,现在都开始上小学了。
  拾荒村中有大几十个孩子,最大的快要上高中了,最小的才出生两个多月,小一些的孩子大都都跟着父母,因为放在老家也没人照看,但到上高中的时候就要被送回老家,因为在石家庄上高中太贵了,“小学初中还好些,九年义务教育,旁边的南杜村小学也不收借读费,但是上高中可不行啊,要掏钱的。”“我们都是在这玩儿,还有树后面的一大块空地。”小鹏告诉记者,在防护林外面有一条很宽的土路,小鹏和小伙伴们有时候会跑到空地上玩土,但是路上经常会有车经过,并不安全,所以这片垃圾场就成了他和小伙伴们的乐园。“其实,有时候垃圾中也是有宝贝的!”小鹏告诉记者,有好几个小伙伴的玩具都是从垃圾里捡出来的,这些玩具都玩了好几年了,但他们仍然还是很珍惜。
  记者从小鹏那里了解到,拾荒村里的孩子没有逼真的汽车模型,没有精美的毛绒玩具,也没有漂亮的芭比娃娃和酷酷的变形金刚,但只要能够从垃圾里捡到玩具,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了。
  他们每天的快乐就是在门前这块空地上玩耍。几块泡沫塑料、一条破旧的轮胎……随手的任何东西都有可能成为他们的玩具。
  “希望孩子不要像我们一样生活”
  看着拾荒村里的孩子们在小土路上撒欢地跑着、跳着,抱着婴儿在门口乘凉的吴大娘说,“让孩子这么小就跟着受苦,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家里没钱只能这样,一手扒拉着垃圾,一手带大孩子。”
  吴大娘怀里的小婴儿是她家老大的第二个孩子,刚刚才出生两个月。“我们一家都在这儿拾荒,儿媳妇带孩子没我有经验,所以现在带孩子的重任就交给我了,等她恢复好了还能帮忙分分垃圾。”
  在这样的环境里哺育孩子,婴儿的抵抗力本来就弱,万一生病怎么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子结婚早,而且一家人都在这儿,要是回老家养孩子,小夫妻俩不一定能照顾,而且干活也缺了人手。所以一家人就都在这生活了。”吴大娘一边轻轻地拍着怀中熟睡的小宝宝,一边说。
  其实,拾荒村里每家的情况都和吴大娘家差不多,村子里每家至少有两个孩子,这些孩子基本都是从小在这里长大,跟着父母捡垃圾生活。到了上学的年龄,父母就把他们送到附近收外来打工子弟的学校里。
  对于孩子的未来,父母们打算的也不多,“只想多挣点钱,在老家盖房子,不要让孩子像我们一样生活。”

转自:http://www.ngocn.net/?action-viewnews-itemid-80670

  评论这张
 
阅读(8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